第二天一早,父亲下田去了,家里靠近河滩的地被那场洪水冲的什么都不剩,现在到处都是风沙,和荒漠没什么区别,如果要种,恐怕只能种仙人掌了。

 母亲离开家,去找老中医去了。

 夏辰陪了曦瑶一会儿,感觉她情绪正常,不会有事,便服从母亲的安排,告别曦瑶,上山去寻找人参了。

 山上竟然有人参,他从不曾听说,可是父母笃定山上有人参,他也只好去碰运气了。

 刚走出村子,就看到母亲站在路边东张西望,夏辰一愣,不知母亲在等什么,连忙上去开玩笑道:“妈,你这是在等什么?是谁家公子让你站立不安,翘首以盼呀?”

 洛鸿一直在等夏辰,等了半个多小时,差点回去找他,这才看到他出来,怒气之下,上前便把夏辰的耳朵抓住,拧了大半圈,疼的夏辰大呼小叫,这才松了手。

 洛鸿道:“你胡说什么,妈还不是等你,你的后半生幸福还想要不了?你要想让曦瑶动心,今天必须听妈的。”

 沙子窝村处于深山之中,交通基本靠走,经济基本没有,这里人的生活状况就是地里长什么就以什么为生,地里不长东西了,就去外面乞讨。这样的生活环境,娶媳妇简直是妄想。

 因此洛鸿看到儿子从河里背回来一个漂亮姑娘,便想方设法撮合他们。

 夏辰虽然和曦瑶共患难,也喜欢曦瑶,但心里却没底。而曦瑶对感情问题也很闭口不谈,按照村里的经验,从外面来的女人很难留下来,即使现在留下来了,也会再次离开。

 所以现在必须让曦瑶敞开心扉,彻底爱上夏辰,即便将来要离开,也会有一缕牵绊在心头,如果感情够深,她或许就舍不得离开了。

 夏辰知道自己面临的处境,想到感情问题,总觉得有点卑微 。

 “妈,我们把她医好之后,去留就随她吧。我觉得与其把她困在这里,不如给她自由,让她自己选择。”夏辰道。

 洛鸿眼一瞪,怒道:“瞎说什么呢,你们相遇就是缘分,你怎么一点都不珍惜,以后娶不到媳妇,有你后悔的。”

 夏辰不想与洛鸿再争口舌,他从来就没赢过。

 “好好好,你是我妈,我听您的还不行吗?说说看你有什么馊主意。”

 洛鸿还以为夏辰回心转意了,不过听到‘馊主意’三个字,差点被口水呛着,这分明就是敷衍。

 “我问过你爸,他说曦瑶一时也没什么大碍,也不容易痊愈。想要痊愈,必须服用带灵气的东西。我们这荒山野岭,哪有灵气?她一时没有大碍,我们也就不着急给她治伤了,治也治不好。这段时间,你赶快把你们的感情处圆润了,等你们有了感情基础,你爸或许能想到疗伤的办法。”

 夏辰没想到老妈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竟然一直拖着曦瑶的病情,和她处感情。这也太阴险了吧。

 这时洛鸿又道:“你一会儿上山,最好是把衣服磨几个窟窿,回去好让曦瑶看到,我再帮你说几句动心的话,曦瑶对你的感觉会加深的。”

 夏辰汗颜,没想到老妈骗起人来,简直是密不透风,他问道:“你不是让我上山找人参吗?”

 洛鸿道:“听你爸瞎说,山上有西北风等着你呢。你千万别往山顶去,山顶那边就是悬崖,爬到半山腰就回来,别让妈担心。”

 原来又是在骗曦瑶,这样即使赢得曦瑶的真心,恐怕也问心有愧吧。夏辰对于老妈无可奈何,他才发现老妈骗人的手段绝对一流,难怪这些天四处装神弄鬼招摇撞骗,从来没有失手过。

 沙子窝村面临小沙河,背靠磨刀崖。磨刀崖的这一面是陡坡,可以攀登,另一面则如壁的高崖,就像是大能者的磨刀石,磨刀崖因此得名。

 夏辰一个人也曾攀登过磨刀崖,因为不熟悉山道,但没有一次到达过顶峰。

 此时再登磨刀崖,由于心中一直在想着曦瑶,想着她的伤势,想着二人的未来,当然这个未来几乎是妄想,曦瑶怎么可能留在沙子窝,但他还是忍不住去想。

 心中有所思念,却不知脚下的路是怎么走的,竟然寻到了一条被荒草埋没的羊肠小道。

 “这一定是通往山顶的那条路。”夏辰惊异道。

 出于对山巅的向往,他加快脚步往山上去了。

 在太阳偏西的时候,他终于登上了绝顶。

 刚站定脚步,就被几片墨绿色的草叶吸引住了。这几片草叶子格外浓翠,很是与众不同。

 夏辰灵机一动,心道:“难道这就是我爸说的人参?管它是不是,我把它带回去,总好过空手而归。”

 他上前蹲下身,正准备拔那棵植物,忽听一阵稚嫩的声音:“住手!那是我的。”

 夏辰一愣,循着声音看去,却发现山的那一边,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费力的抓着悬崖的绝壁的最后一块石头,探出脑袋愤怒的看了过来。

 这个小孩一定是从磨刀崖的绝壁爬上来的。

 “你谁家的孩子,快回家去吧,这里危险,你妈等你吃饭呢。”

 夏辰说着,便伸手去拔那棵草。

 那少年急了,双手用力一抓面前的山石,竟然飞身而起,身体拔高三米多,稳稳落在夏辰面前,伸手抓住夏辰的手腕,愤怒的看着他道:“你不能拔,不然我和你拼命。”

 夏辰也在看着少年,越发感觉奇怪。

 这个少年衣着古朴,脑后扎着两个发髻,根本不是现代装束,看他飞身跳到山顶的功夫,肯定不是普通人。

 “喂,你是谁家的小屁孩,看你不像沙子窝村的人。”夏辰道。

 那少年高傲道:“你才是小屁孩,请收回你刚才的话,并向我道歉。我乃吕道通大仙的亲传弟子吕长生,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岁了。”

 夏辰一愣,莫非又遇到神仙了?

 经过之前小沙河上遇到那两个神仙之后,夏辰对于神仙并不意外。只是与之前那两个神仙不友好的相遇,他对神仙并没有好感,当然不包括曦瑶。

 他不动声色看看面前的少年,又看看脚下的异草,忽然灵机一动,能被大仙的亲传弟子看上的东西,一定非同凡响,这棵草一定对曦瑶有用。绝对不能让给面前的小屁孩。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国术无双
    [现代都市]
    一本拳谱,陪伴龙翊成长,却不知,他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体内拥有极强血脉,不管前路坎坷,龙拳一出,荡平一切,气可破云霄,拳脚震八方。 金钱,权利,美女,尊敬,只靠龙拳战天下!
  • [现代言情] 初婚有刺
  • [总裁豪门] 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
  • [现代言情] 放肆的爱
  • [现代都市] 绝品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