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不是多事的人,但是看到贝贝露出挣扎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悄悄的跟了上去。

她刚走到她们卧室门口,就看到莫念拽着贝贝的手,把她推到在了地上。

“你是不是也要亲近那个女人?你是不是也觉得她比我好?”

莫念狰狞的面孔,让贝贝害怕的摇着头,眼泪马上夺眶而出。

“小姨……”

“不要叫我,我告诉你贝贝,如果你不听话,我就用这个惩罚你,如果你不乖,我就扎你……”

躲在门外的林珊珊看着莫念拿着一颗银针扎向了贝贝,惊恐的瞪大了眼,随即气愤的踹开了房门。

因为怕贝贝叫出声而捂着她嘴的莫念,看到闯进来的人,这才松开了手,冷笑的说着,“林珊珊,这里可是我们的房间,你最好赶紧给我滚出去。”

林珊珊无视嚣张的莫念,来到贝贝身边,看着她委屈的咬着唇,看着她哭红的眼,随即愤怒的看着莫念,“她可是你姐的女儿,你居然对她下这种毒手,你还是不是人。”

怪不得她总感觉到贝贝浑身包围着不寻常的气息,原来不是因为病痛,而是因为害怕而露出来的胆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莫念刚想推林珊珊,就被林珊珊拉住了手狠狠的咬在了手臂上,顿时尖叫声充满了整个别墅。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被针扎的滋味……”

林珊珊夺过莫念手里的银针,刚准备扎下去,就被一股大力推了回去。

看着冷着脸的赵北川,刚准备说出实情,就看到莫念倒在赵北川怀里伤心的哭泣着。

“姐夫,林珊珊肚里的孩子不要了,我们给贝贝再找合适的骨髓,因为我怕贝贝还没等到那一天,就被林珊珊活活虐待死了。”

“我虐待?”

“怎么回事?”

赵北川看着林珊珊,眼里充满了浓浓的怒气。

“我没有!”林珊珊看着赵北川不信任的目光,即使再难过,也还是替自己辩解着。

毕竟这种虐待孩子的锅,她不背!

“你手里还有扎贝贝的银针,难道还想狡辩!刚才要不是我不放心贝贝,说不定贝贝身上还会多出许多这种小针眼。”

莫念的话,林珊珊无力辩解,看着躲在一旁的贝贝,刚准备向她走过去,就被赵北川拦了下来。

“林珊珊,你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林珊珊看着防备自己的男人,凄凉的笑着。

自己这个替身,做的真是悲哀,两年的陪伴,换不来他一个信任的眼神。

失望的摇着头,这才苦涩的笑着,“赵北川,如果你还有一点点信任我,就亲自问问贝贝,问问莫念对她做了什么?问问她最亲爱的小姨这几年对她做的事!”

赵北川看着林珊珊受伤的目光,鬼使神差的转过了头,看着躲在角落的女儿。

“贝贝,你告诉爹地,是谁伤害了你?”

“爹地,是……”

“贝贝,你可要乖乖的,乖乖的说实话!”莫念的话打断的贝贝的解释。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