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赵北川现在眼里只看得到昏迷的林珊珊,莫念的关心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被无视的莫念,暗自咬牙,一双没有温度的双眼一直盯着昏迷的林珊珊。

当她看到林珊珊浑身是血的送进医院,她别提有多高兴,可是却没想到,命悬一线的她还是被赵北川最信任的朋友捡回了一条命。

她现在只恨,恨自己没有彻底让她崩溃,没有让她立刻选择死亡。

“莫念,那个婴儿的脚牌是怎么回事?”

没有温度的声音打断了莫念的狠毒的思绪,看着赵北川英俊的轮廓正冷漠的盯着自己,她这才收起刚才恼怒的表情,无辜的耸着肩,“我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赵北川挑着眉,一双精明的眼睛危险的半眯着。

“莫念,你知道我最讨厌欺骗,如果你敢在我背后耍手段,你应该知道下场。”

赵北川的警告让莫念白了脸,她本以为他会因为姐姐的关系,对她另眼相待,没想到,到头来却比陌生人都不如。

这样的结果,她不甘心,也不愿意甘心。

所以可怜的垂下眼,眼泪的泪水随即爆发,“姐夫,我没想到,我在你眼里居然是那种小人。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所以我也一直把你当成哥哥,却没想到你会这么看我……”

莫念委屈的样子,让赵北川烦躁的皱起了眉。

听到她提到的莫溪,心里一痛,眼神不由得暗淡起来,“是我胡思乱想了,你出去吧。”

莫念点着头,乖巧的关上的房门,这才走了出去。

双眼的狠毒也因为离开病房的关系,再次爆发出来。

她这辈子定不会把赵北川拱手让人,哪怕不择手段,她也要坐上赵太太宝座。

不知过了多少日夜,英俊的赵北川已经从豪门公子哥变成了邋遢的大叔。

那不修边幅的样子,让身体已经恢复的贝贝都忍不住关心起来。

“爹地,你好臭,你回去洗洗吧!”贝贝看了一眼站在赵北川身后的莫念,轻声说着。

赵北川看着脸色终于有了一丝红润的贝贝,僵硬的脸这才有了一丝笑容。

“贝贝是嫌弃爹地?”

“没有,贝贝是心疼爹地,想要爹地休息一下。”

贝贝笑着说完这话,双眼又看向了还躺在床上的林珊珊,“如果阿姨醒过来,看到爹地这幅模样,一定会被吓到的。”

贝贝的话,让赵北川一愣,这才想起林珊珊有洁癖的事。

怪不得她不愿意睁开眼,原来是不想看见邋遢的他。

如果他的改变可以让她睁开眼,他定会把自己收拾妥当。

拿着她的手在嘴边吻了吻,这才不舍的放了下去,“我去去就来。”

那多情的样子刺痛了莫念的眼,也让她暗自咬牙,让自己不要被嫉妒所控制。

看着赵北川和贝贝消失在医院,这才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戴上手套走进了病房。

看着脸色虽然苍白,但是也掩盖不住她的美的林珊珊,心里的妒火马上蒙蔽了她的眼。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