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脑袋里出现了血块,我推算应该是血块压迫了神经,或者是她不愿意面对现实,给自己形成的一种保护膜。”

刘殄豪的话,让赵北川的双眼沉了几分,“那她什么时候可以彻底清醒?”

刘殄豪眉头一挑,蔑视的看了他一眼,“这都是你自找的,不是么!”

看着他不爽的瞪着他,这才说着,“这不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说对吧!”

赵北川再次无力的轻叹一声,他所做的一切,林珊珊肯定很他入骨,得到她的原谅,他想应该很难。

当然,他也不会退缩半分,毕竟欠她的终究要还。

为了让她可以早些恢复,他把她接回了别墅,毕竟这里是她生活了两年的地方,这里的每分每秒对她来说都是美好的回忆,所以他想,这里可以刺激她,可以让她早些清醒。

安顿好林珊珊,他刚下楼,就看到莫念向他走来。

“姐夫,林珊珊不能带回来,万一她发疯成了疯子,伤害了贝贝,那可怎么办?”

“她不是疯子……”赵北川怒瞪莫念一眼,这才头痛的坐在沙发上。

“这样的话,我不想在听第二遍。”

赵北川的警告让莫念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站在一旁的贝贝,眼一瞪,示意的盯了一眼赵北川。

被瞪的贝贝,委屈的瘪着嘴,但还是向赵北川走了过去。

“爹地,我在这里没有任何朋友,我想借我的生日认识一些新的朋友,可以吗?”

贝贝的话,让赵北川暗自懊恼着。

明天就是贝贝的生日,他这个父亲差点就忘了。

看着女儿可爱的面孔,这才柔声的说着,“只要是贝贝想做的事,爹地一定义无反顾的帮你办到。”

说完这话,马上打电话交代了下去。

莫念听到这话后,脸上的笑容就从来没断过。

毕竟只要按计划进行,明天她就可以成为赵北川的未婚妻。

想到这个可能,便找了借口离开了别墅,毕竟明天那么重要的日子,她应该盛装出席。

贝贝看到莫念离开别墅,这才悄悄的上了楼,来到了林珊珊的房间。

看着她呆呆的坐在那里,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阿姨……”

被呼唤的林珊珊,转头看着可爱的贝贝,本来空洞的双眼渐渐有了焦点,露出了一丝笑容,“你好漂亮!”

“阿姨,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贝贝呀!”

贝贝看着狼狈的林珊珊,眼睛一红,眼泪马上流了出来。

也正是她的名字,让本来平静的林珊珊瞬间收起了笑容,看着贝贝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起来。

因为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小婴儿躺在冰冷的停尸房的画面。

那深入骨髓的痛,让她痛苦的大叫起来,看着面前的小女孩,不顾一切的把她推倒在地。

“阿姨……”

“不要叫我,不要叫我……滚出去,给我滚出去……”

楼上传来的动静,让赵北川很快来到了房间。

看着地上哭泣的贝贝和发狂的林珊珊,眉头马上皱在了一块。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