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农村里,从小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是村里面的先生,很受人尊敬。

 村里人大都很迷信,有些从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是不能破除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那时候村里穷,很多人都娶不上媳妇,有些人贩子在村里活动,那些娶不上媳妇的人,就求着人贩子,拐个女人进来卖给他们当媳妇。

 小时候的我,对于这种事情没什么概念,只是觉得结婚很好玩,但是每每遇到这种情况的婚事的时候,爷爷总是禁止我去参加。

 这让小时候的我无法理解,但是在我心中,爷爷就是天,爷爷既然不让我去,那我就肯定不会去。

 直到那年我十七岁,人贩子拐来了一个十八九岁的美女大学生,被村子里最有钱的龅牙李买去了,据说是花了两万大洋。

 当天,龅牙李便在村子里大开宴席,我跟着爷爷路过的时候,远远的瞅了一眼,那被拐卖来的美女大学生就坐在龅牙李的身边,不过手脚都被绑住了,洁白无瑕的面庞上,有着两行清泪流下。

 那美女大学生真的是很美,单单是那清纯美丽的脸蛋就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弯弯的柳叶眉一双大大的眸子虽然有些无神但依旧靓丽,那鼓鼓的胸脯看得我心痒痒的。

 在我望向美女大学生的时候,她似乎也注意到有人在看他,便向我投来了目光,我们两个对视了还没有一秒,我就被爷爷给拉了一下。

 “铭子,非礼勿视,不该看的东西不要看。”爷爷那有些苍老,却又带着些严肃的话语在我耳畔响起,我微微缩了缩脑袋,轻轻的点了点头。

 虽然心痒痒的,很想再看看那个美丽的美女大学生,但是爷爷的话我又不敢违抗,只好跟着爷爷快步离开了这里。

 在走路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爷爷轻轻的一声叹息。

 第二天,我在外面扫地,爷爷把我叫了回去。

 我和爷爷前脚刚到家里,后面就有一个村民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张先生,不好了,您快去看看吧!”村民神情紧张,在看到我爷爷之后,像是把心里的大石头给放了下来一样。

 爷爷询问村民发生了什么事情,村民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却也没说出什么紧要的事情。

 爷爷有些生气了,告诉村民,如果不把详细的事情跟他说的话,就请回吧。

 那村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终于把事情的经过跟爷爷说了出来。

 村民告诉爷爷,龅牙李花钱买来的那个美女大学生昨天晚上上吊自杀了。

 昨晚上,龅牙李在村里摆宴席,美女大学生被人强迫在后面穿上了大红色的婚衣,龅牙李在宴席上被人灌了很多酒,还没到房间里就睡着了,今天早上醒来一看,发现了美女大学生,穿着大红色的婚衣,在房间里面上吊自杀了。

 龅牙李连忙跑出来,叫了几个村民把尸体给放了下来,这尸体不放下也不要紧,一放下来把这几个村民都给吓坏了。

 美女大学生铁青着一张脸,双目圆瞪,死后不闭,就算是他们蹑手蹑脚的给给合上了,但之后也会立马睁开。

 这一来可是把他们给吓坏了,当时有村里的老人说,这是美女大学生的怨气不散,早晚会变成厉鬼来害人的。

 龅牙李被吓得屁滚尿流,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连忙差人来请我爷爷。

 我爷爷是村里面的先生,据村里面的人说,能耐大的很,只要我爷爷愿意出手的话,那这件事就能平息下去,龅牙里就没有性命之忧。

 但如果我爷爷不愿意出手的话,那龅牙李就会死的很惨,甚至村里面的人也会受到牵连。

 爷爷在听完村民说的讲述之后,面色阴晴不定:“作孽啊,这简直就是作孽!”过了好一会儿,爷爷才叹了一口气:“等我过去看看吧!”

 我就知道,爷爷心善,是不可能不管这事儿的。

 我跟爷爷一起来到了龅牙李精心布置的新房,这时候外面已经围了一群人了,都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见我爷爷来了,都很自觉的让出一条道。

 龅牙李赶忙来到我爷爷面前:“张先生,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爷爷没有搭理他,径直来到了美女大姐姐的尸首面前,看着美女大姐姐怒瞪的双眸,我心里有些突突的,总觉得这个美女大学生是在看着我。

 爷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作孽啊!”爷爷转过身子来看着龅牙李:“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要害了全村人的性命啊!”

 爷爷在村里素有威望,他说的话,没有村民会质疑,在听到爷爷这么凝重的话语之后,包括龅牙李子在内的所有村民都是吓了一跳。

 “张先生,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龅牙李哭丧着一张脸,差一点就哭出来了,不住的求着我爷爷。

 一旁看热闹的村民们也是上前,询问我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办法化解。

 爷爷轻轻地叹了口气,对龅牙李吩咐了些什么,龅牙李连忙点了点头,屁滚尿流的离开了。

 爷爷让我遣散了围观的人群,留下了几个壮汉,把美女大姐姐的事情搬到了房间里面,然后让所有的人都出去,只留下我一个。

 爷爷面色很严肃的问我:“铭子啊,你愿不愿意救全村人的性命?”

 年少还有些楞头青的我点了点头,毕竟村里面的乡亲们对我还是挺好的。

 爷爷见我答应了下来,又轻轻地摇了摇头,来到美女姐姐的尸体面前,在美女姐姐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然后我就看到美女姐姐那怒瞪着的双眸缓缓的闭合了。

 “铭子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坚持下去。”爷爷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脑袋,说着些我听不懂的话。

 又过了一会儿,村民们抬着一个大棺材来到了院子里,爷爷让人把美女姐姐的尸体抬出来,放到了棺材里面,抬尸体的人见到美女姐姐的眼睛已经闭了上去,都对爷爷竖起了大拇指,说爷爷真是厉害。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精品书库

更多»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