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就不在棺材里面了,而是回到了自己家的床上,还有一层被子盖在身上。

 原来昨晚上的那些都是梦,但是我怎么感觉那么的真实?

 “铭子,你醒了!”爷爷坐在床边守着我,神情有些紧张,见我醒了过来,才渐渐的舒缓下来。

 我应了爷爷一声,想要从床上起来却发现没什么力气。

 见我想要起来,爷爷对我说,:“你现在的身子还很虚弱,先不要起来,多休息一会儿!”

 所以我便继续躺在床上,问起了爷爷那美女大学生的事情。

 爷爷告诉我,今天早上那美女大学生就已经入土为安了。

 我心里有些毛毛的,感觉有些堵,但是也没在说什么,安心的躺在床上休息。

 过了一会,有人来拜访爷爷,看那身影,是村长和龅牙李。

 我隐约听到爷爷对他们说,这次的事情算是了结了,但是以后绝对不能在和人贩子有任何的联系,不然的话会给村子招惹来无尽的灾难。

 村长和龅牙李都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都应了下来,我轻轻的摇摇头,俗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村里面买卖人口的陋习可不是说能改就能改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村里没发生什么怪事,村民们也渐渐把这件事情给忘到了脑后,过着原本的安生日子。

 一天晚上,我被狗叫给吵醒了,村子里面所有的狗都争相的吼叫着,此起彼伏连成一片,那叫声犹如雷鸣。

 村子里家家户户几乎都养着狗,这么多的狗一起叫,这还是我从小到大头一次遇到,有些瘆人。

 在我有些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看看的时候,爷爷来到了我的房间里,看得出爷爷满脸的凝重。

 爷爷吩咐我:“今晚要老老实实的在房间里面呆着,不要出去!”

 我应了一声,蒙着被子倒头就睡,但是狗叫声不消停,怎么也睡不着。

 大概到了后半夜凌晨一两点的时候,狗叫声才渐渐停息,我也睡了过去,等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虽然已经到了上午11点了。

 爷爷不在家,应该是去了村子里面,肯定是和昨天晚上的狗叫声有关系。

 我醒了之后没一会儿爷爷就回来了,面色上充满了不悦和愤怒。

 我心中一惊,爷爷的涵养很好,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怎么见过爷爷生气,这次爷爷如此愤怒,肯定是出的了不得的事情。

 我壮着胆子问:“爷爷,怎么了?”

 爷爷叹息着摇了摇头,跟我说:“龅牙李为了省事儿,居然把美女大学生的棺材,埋在了距离他们家不远处的槐树林里!”

 我问爷爷:“埋在槐树林里有什么不行吗?”

 爷爷告诉我说:“槐树林性属阴,最能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也最能养不干净的东西,把惨死的尸体埋在槐树林里,很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问爷爷:“昨天晚上的狗叫,是不是也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爷爷叹息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儿,村里几个壮汉和龅牙李在村长的带领下来到了家里面。

 通过爷爷和村长的谈话,我知道爷爷要带着这些壮汉去槐树林里把埋葬着美女大学生的棺材起出来,换到别的地方。

 临走之前,爷爷叫我也过去。

 到了地方之后,我感觉浑身凉飕飕的,有股阴气逼人的感觉,就算是在正午,这种感觉也很强烈。

 爷爷吩咐龅牙李在坟前烧些纸钱,上几炷香,然后磕几个头。

 龅牙李哆嗦着身子,按照爷爷的吩咐做了。

 龅牙李在美女大学生的坟茔面前磕了几个头,烧起了纸钱,颤抖着声音,道:“方柔小姐,我错了,对不起,求求您老送我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美女大学生的名字叫方柔。

 一阵冷风吹过,那燃起的纸钱上的火焰呼的一下被吹灭了。

 这一下,吓得龅牙李浑身打哆嗦,我也是第一次遇到烧起来的事情,居然还有被风吹灭的事情。

 “张,张先生?我,我现在该怎么做?”龅牙李哭丧着脸,怀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了我爷爷。

 爷爷叹了口气,走上前来,亲自烧起了纸钱,这一次之前顺利的燃烧了起来,但是烧得却很缓慢。

 爷爷吩咐龅牙李,赶紧跪着上柱香。

 龅牙李哆嗦着身子照办了,香烧的更慢,纸钱燃烧殆尽,香才烧了不到一半。

 那几个壮汉有些等得不耐烦了,上前来询问我爷爷:“张先生,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刨坟啊?”

 爷爷道:“等香烧完了之后。”

 得到爷爷的回复后,那几个壮汉虽然有些等不及,但也依旧是耐心的等待着。

 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香终于燃烧殆尽,爷爷叫跪着的龅牙李站起来。

 吩咐那几个壮汉,把坟堆刨开,准备换个地方再入土。

 几个壮汉应声而起,拿着铁楸刨起了土,很快,土被刨开,棕色的棺材露了出来。

 那几个壮汉扔下了铁楸,下到坑里面,把棺材给起了出来。

 “这棺材有点轻啊!”在抬棺材的过程中,有个壮汉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这句嘀咕被爷爷听到了,爷爷面色突然间大变,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连忙让那几个壮汉把棺材放下来。

 然后爷爷让他们把棺材盖打开。

 不打开不要紧,一打开着实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棺材盖打开之后,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美女大学生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张,张先生,这是怎么一回事?方柔的尸体呢?”

 龅牙李声音颤抖着,哆嗦着身子,带着哭腔询问爷爷。

 爷爷看着这空空如也的棺材,满脸的凝重,没有回答龅牙李的问题,过了好一会儿,爷爷才叹了口气,凝重的面色变得很难看。

 爷爷还是没有理会龅牙李,吩咐那几个壮汉把棺材盖盖上,抬出了槐树林,找了一个向着阳面的山丘,把棺材埋了进去。

 临走之前,吩咐村长龅牙李和那几个壮汉,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精品书库

更多»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