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二蛋之后,我连忙上前拉住他,让他跟我走。

 换作是别人的话,二蛋出于本能,估计会直接挣脱开来跑掉,但幸好来的是我,二蛋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便是跟着我一起走。

 几分钟之后,我带着二蛋回到了离开的地方,远远的就看到了爷爷和村长,至于当初和我们在一块的村民,大概是分散开来去找龅牙李了。

 “二蛋,你不要怕,你跟爷爷说说,你刚刚是不是看到有人从你眼前消失了?”爷爷一脸慈祥的模样,语速轻缓的询问着二蛋。

 “人没了,消失了,不见了!人没了,消失了,不见了!”二蛋还是傻傻的说这样的一句话,嘻嘻呵呵的样子,完全没个正常人的样。

 “二蛋,给爷爷说说,你是在哪里看到有人消失的?”爷爷没有气馁,而是继续询问道,跟二蛋沟通必须保持足够的耐心。

 “水塘里,嘿嘿,一下子就消失了!”这一次二蛋没有说浑话,笑嘻嘻的回答了爷爷的问话。

 爷爷立刻向村长吩咐,让他先通知村里的壮丁,立刻赶到水塘里,至于我,则是直接跟爷爷前往了水塘。

 二蛋说的水塘,是村里一个王姓居民养鱼用的水塘,不过几年前,王姓居民发了财,全家搬迁到城里,那个水塘就废弃了。

 我跟着爷爷来到那水塘,水塘的面积不大,还比不上一个住宅的面积。

 水塘的周边杂草丛生,水塘里面的水已经是浑浊不堪,毕竟很久没有人来维护过了。

 我和爷爷前脚刚到,后脚村长就带着村民赶过来了。

 爷爷让村长带着村民,在水塘的周边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龅牙李留下的一点痕迹,如果什么都没有找到的话,那也就只能够将水塘的水全部放掉。

 二蛋给的信息毕竟太少,只知道龅牙李是在水塘这边消失的,不然的话,情况会改观很多。

 我也跟随着寻找龅牙李的村民们,在水塘边儿上寻找,没过一会儿,就有村民大喊,找到了,找到了。

 我连忙向那边走去,只见一个村民手上拎着一双鞋,这双鞋子我今天早上还见过,正是龅牙李穿着的那双。

 爷爷在我赶到之前就已经过来了,爷爷从那村民的手中接过了那一双鞋,放到眼前看了看,眉头紧锁了起来。

 村长这时候走上前来问爷爷:“是不是要先把水塘里的水清掉?”

 爷爷没有立刻回答,反而面色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喊从远方传来。

 “找到龅牙李了!”

 在听到这话后,无论是我还是是村长,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龅牙李不是在水塘这里消失了吗?怎么会在别的地方找到呢?

 男人很快就跑到了我们这边,气喘吁吁的,道:“村长,张先生,龅牙李找到了,就在那边的槐树林里面!”

 槐树林!听到这三个字,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槐树林不就是美女大学生的尸体消失的地方吗?

 龅牙李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现在最不想去槐树林里的人就是龅牙李了,毕竟美女大学生的死和他可是撇不开关系的。

 村民们面面厮觑,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

 最快反应过来的还是爷爷,爷爷来到来人的面前,询问他们是怎么找到龅牙李的?

 来人对爷爷说,他们当时并没有进入槐树林里,只是在外围寻找,却听到了槐树林里面发出了一声惨叫。

 情急之下,他们就闯进了槐树林,发现龅牙李正在用一根树枝勒住自己的脖子,很用力,眼见就快要把自己给勒死了。

 他们连忙上去,阻止了龅牙李,现在的龅牙李还在那边昏迷着。

 爷爷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先是让村长把大部分的村民遣散,该干嘛干嘛去,留下几个壮汉跟我爷爷,还有村长一起去到了槐树林里面。

 到了槐树林的外围,我远远的就看到躺在地上的龅牙李。

 在槐树林里救下龅牙李的村民已经把龅牙李从槐树林里搬了出来了。

 这算是个无心之举,不过他们若是知道之前美女姐姐的尸体,在槐树林里消失不见的话,一定会庆幸自己这么做,留在槐树林里,可是很危险的。

 走近的时候,我才发现,龅牙李面色铁青,面色上充满了惊恐,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爷爷看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让那几个壮汉把龅牙李抬回了家里。

 之后爷爷就让村长和那几个壮汉回去了,说是这里有爷爷自己就可以了,如果还有什么事情的话,爷爷会再去找他们的。

 村长和那几个壮汉如蒙大赦,急忙的离开了,毕竟这件事情太过晦气了,就算一开始和他们没关系,和龅牙李接触的时间长了,多多少少的也得沾上点晦气。

 之后爷爷就让我出去,在屋外面守着,在我出去的时候,爷爷让我把那个荷包放到桌子上面。

 我照做之后,就来到了门外面。

 站了有十来分钟,爷爷就从房间里出来了,手中拿着几张黄色的符箓,让我把这些符箓贴在龅牙李房间的周边。

 同时,爷爷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应该啊,按理说怨气都已经消除了,怎么可能还会这么凶!?”

 我心里有点儿打鼓,我知道爷爷说的是那个美女大学生,可是爷爷之前说这件事情算是解决了,难道说,爷爷亲自出手都没法解决这件事情吗?

 我摇了摇头,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在我贴完最后一张符箓的时候,听到爷爷又喃喃自语了一句:“这几天的情形来看,龅牙李是躲不过明天的头七了,可是不应该啊,不应该会这么凶的!”

 爷爷眉头紧锁着,片刻之后,像是有些释然:“除非这其中另有隐情!看来等龅牙李醒了之后,我得好好的跟他说道说道了。”

 爷爷就像是抓住了什么重点,在贴完符箓之后,就带着我来到了屋子里面,守在龅牙李的床前。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精品书库

更多»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