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厦。西南山区。

 祟山峻岭之中,有个神秘的大峡谷。

 此处名叫虎啸谷。

 虎啸谷有一座道观,道观里住着一对师徒。

 清晨。

 师父玄真子把徒弟罗阳叫到跟前,慈祥地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你也该回去了。”

 罗阳二十岁,眉清目秀,无比健硕。知道师父要放自己走,甚是高兴。

 “师父,你终于舍得让我走呐?”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也该娶妻生子,振兴家族了。要不然,罗健雄那老混蛋可要找上门来了。”

 玄真子从道袍里拿出一个信封和一张银行卡,说道:“你拿着这封信去找海珠市裕丰集团的董事长谭阳春,他是你未来岳父,一切听从他的安排。还有这张银行卡,是你这些年来执行任务的报酬,我一分钱也没有用,现在全都还给你。”

 罗阳鼻子酸酸的,想哭。这些年,他总是能接到各种各样奇葩的任务,先后从事过雇佣兵、杀手、医生、保镖等职业,既杀人又救人。每次完成任务后,雇主都会把巨额佣金直接打到师父的银行卡上。

 究竟赚了多少钱,罗阳根本不清楚。

 五岁拜师,二十岁离开,整整十五年时间。罗阳和玄真子情同父子。现在突然要走,还真有些不舍。

 罗阳向师父深深鞠了三个躬,转身便要离去,却被玄真子叫住。

 “等等,你往哪走?”

 罗阳从玄真子的眼神读出了内容,他这是要自己再露一手给他看看。

 道观周围是悬崖绝壁,高达数百米,如刀砍斧削一般。每次出行,罗阳都是攀爬悬崖绝壁。这一次也不例外。

 罗阳意会师父的意思,微微一笑:“好咧!”

 玄真子看见罗阳手脚并用,嗖嗖嗖,眨眼间就到了崖顶......

 三天后。海珠市。

 罗阳坐一辆出租车来到裕丰大厦门口,却被保安拦住了。

 保安厉声喝道:“喂,干什么的?”

 “找人。找你们董事长。”

 保安上下打量了一下罗阳,有些不可思议。这小子连毛都没长齐,口气不小啊。

 “臭要饭的,给老子滚远点。你知道董事长是谁吗?”

 臭要饭的?!

 听到这话,罗阳的眉头拧紧了。这些年在师父的教诲下,老子也算是有教养的人好不好?

 罗阳有些眼神不善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哟嗬,臭要饭的,你还长脸了是不是?我叫你滚,你就滚!少在这叽叽歪歪,否则有你好受!”

 “王三 ,什么事?”

 保安部部长李刚走过来,看见罗阳手里拎着一个破旧蛇皮袋,脚上穿着一双破了个洞的鞋球,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也不到一百块钱。这和叫花子有什么区别?

 “李哥,他说要找董事长。”

 “什么人都能见董事长吗?一号呼叫,一号呼叫,来几个人,把这个叫花子给我轰出去!”

 罗阳听到李刚在对讲机里呼叫,心里乐了。说实在的,不要说保安,就算特种兵、雇佣兵他也干倒过不少。

 不一会,裕丰大厦一楼大堂聚集了二十多名身强体壮的保安。这些人一个个手持电棍,看上去身体素质不差。

 罗阳对李刚笑道:“你们只有这几个废物?”

 李刚眼神一狞,骂道:“小子,今天不打出你的屎,我就不叫李刚!兄弟们,给我上,别打死人就行!”

 说时迟,那时快。保安手里的电棍齐挥舞。只要有一支电棍戳到罗阳身上,那也是够他受的。

 遗憾的是,罗阳就像一道道影子掠过,在人群里穿梭。而那些保安,比割韭菜还要倒得快。眨眼间,全都倒在地上哭爹喊娘,抱着手脚惨叫。

 一旁站着的李刚看呆了!这个貌似叫花子的家伙也太厉害了吧?二十多名保安,他根本没有看清楚他们怎么倒下的!

 李刚面露惊骇之色,看着罗阳狰狞地向自己走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想干什么?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你刚才不是说叫我滚出去吗?”

 “你、你别乱来——林经理,快来救救我呀。”

 这时,一个身材苗条、打扮时尚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她叫林若诗。裕丰集团市场部经理。

 保安部长向美女求救。罗阳也算是醉了。

 林若诗看见大堂的保安倒了一大片,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以压倒性的凌厉之势逼向保安部部长,内心不由大惊。

 林若诗连忙大喝道:“住手!你是什么人?凭什么在这里撒野?”

 罗阳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道:“我是来找人的,他们不让我进。”

 “他们不让进,你就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林若诗继续问道:“你想找谁?”

 罗阳从口袋摸出一封皱巴巴的信,信封上写的收信人是谭阳春!

 “你是谭董事长什么人?”

 “我是他女婿,他女儿谭梦琪是我未婚妻。”

 林若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谭梦琪可是她的闺蜜。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谭梦琪有一个乡巴佬一样的老公。

 “对不起,谭董事长已经退休了。”

 “那我就找我老婆。”

 “呃......”

 此时,谭梦琪正坐在办公室生闷气。裕丰集团公司效益越来越差,资金缺口高达五千多万元,刚刚又被华仁公司的总经理赵文明追债。

 接到林若诗的报告,谭梦琪就像内心一团火腾地燃烧起来,对着电话吼道:“我什么时候被人嫁了?林若诗,你马上叫人把那个叫花子给轰出去。轰不走就报警。我还就不信了,现在是法制社会,他还能翻了天不成?......你说什么?他上来了?一群废物!”

 “老婆,有你这么对待老公的吗?我们可是指腹为婚啊。不说青梅竹马,那也是情同手足呀。”

 罗阳出现在董事长办公室,笑吟吟地对着谭梦琪说道:“难怪你经营的公司困难,你看你养的是一群什么样的废物?”

 谭梦琪一下子就愣住了。眼前这个帅哥,可不是一般的帅!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