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远古之时,某个大世界被打沉,落入了不知名之地。自此,此界的消息在其他世界中再无声息。但是却不知,此去经年,那地已繁华。

中原之地,自人类诞生之初,便亘古长存。因此,传说通天之路便在中原。然而成仙者,路途艰,非一力而不可至也,因此便为一传说,传说虚幻仙境,便为天路。

然而世间却始终以为实之,或为之求。

青峰山脉,巍峨直立,连绵数千里,雄卧于中原,其最高有三峰。三峰中居于中者,为通天峰,其左为望仙峰,其右为指路峰。

通天峰,高耸入云,扶遥直上,直插云天,犹如一道天梯,此峰高于另外两峰,终年云雾缠绕,犹如一片仙境,聚天地之灵气,因此奇珍异兽,天材地宝,世之罕见,在所都有。通天峰,景色幽静,环境清幽,世之奇伟,然闻名于天下者并非是此地景色,而是此地的修真门派,长青门。

长青门创派极为神秘,不过据知是其第一代祖师长青子创立,据说当年长青子的法力达到了通玄之境,纵横神州大地。当年长青子看到青峰山通天峰的灵气逼人,风水极好,因此在通天峰创下了长青门。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长青门在远古之时都不是一个小门派。

长青门分有三脉,居于三座最高峰。其通天峰为其主脉,峰顶上宫殿矗立,其正中间屹立一座雄伟的大殿乾坤殿,殿前有一个祭坛和一个大鼎。古老的祭坛无人知道什么时候就存在的,据说当年长青子也因为此祭坛才在此地开宗立派。祭坛上四周雕刻了一些鸟兽图案,这些鸟兽并不是现在的存在的那些,而是远古洪荒就存在的古老物种,让这个祭坛透出了一丝神秘,让人惊叹,极为古朴。

青峰山的正南方有一大城“南阳城”。南阳城是中原大秦帝国一个发达的商业城市。其城内,坊市遍布,商业发达,夜市琳立。城中四周被城墙围了起来,城墙四周有一个护城河围绕,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一座大门,四座大门都有重兵把守,由此可以看出大秦帝国强大的军事力量。此前,中原大地群雄割据,中原混乱,兵荒马乱,百姓流离失所,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秦国兵强马壮,之后出兵,逐一灭了各,统一了中原,建立了大秦帝国,而秦国皇帝也号称始皇。

在南阳城内可以遥遥望见北方那座高耸入云的通天峰,直插云天,隐隐有破天而去的气势,因此也算闻名于南阳的壮丽景观。

这一日南阳城内,店铺琳立,摆摊的不计其数,叫卖声不绝于耳,一片繁华。

“臭乞丐,你给我站住,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一声大喝,在街道中响起,只见一个挺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子手中拿着一根棍子正追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面容消瘦,骨瘦磷旬,衣衫褴褛,衣服虽破但是却并不脏,还很干净。此时小男孩面上红扑扑的,口中憋着口气,手中拿着两包子,拼命的往前跑,并没有答理中年人。周围的人流量虽多,但是对于如此宽阔的道路上来说并不拥挤,所以小男孩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阻力,反而中年人因为身材较胖,体形太大,经常被人挡住。

中年男子边追着小男孩,口中不住的咒骂着。而周围被挤的人群也骂了起来。也许是老天怜悯小男孩,,小男孩并没有被中年男子追上,而且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

眼看着越来越远的小男孩,中年人不断的咒骂,眼前人流不断晃动,等到实在看不到小男孩后,中年人终于停下追赶的脚步,放下狠话,吐了口痰,大口地呼出了口气,两手插腰:“算你小子走运…下次不要让我看见你,不然我…呼…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说完把手中的棍子扔了后,就转身往回走。

中年人走后不久,在中年人原来站的地方的前面十几米处,一个摊子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原来这个就是刚才被中年人追赶的寒云,在确定中年人确实走后,寒云慢慢的走了出来,把包子放在怀里放好,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拍了拍屁股,终于长长的呼出了口气。(wwW.mht.la 无弹窗广告)“当小爷白痴啊,难道会站着给你打。不就才第三次在你包子铺拿了两个包子吗?何必追了我几条街不放。真是小气”。

寒云说完朝着原来的路小心翼翼的慢慢走了回去,并且头不住的四处张望,在确定中年人确实没有在前面的埋伏他后,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在向前走了不远后就拐进了一个小巷子,在这个偏僻的巷子左拐右拐后便走出了这个巷子,接着是一片宽阔的地方,旁边都是一座座带着院落的简陋房屋,房子破破烂烂,房子四周围着一圈木制栅栏。

寒云慢慢的走到一座院落中种着一棵大树的房子中停了下来,整了整破烂的衣裳,慢慢的的推开了木栏,枯旧的木栏发出叽叽的杂音,地上铺满了树叶。

寒云走进了院落,深吸了一口气,从怀中把两包子拿了出来,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轻轻的推开房门,只见房子里面遍布蜘蛛网,铺满了尘灰,在一个靠窗的炕上躺着一个人老人。

“是小云回来了吗?”从炕上传来老人虚弱的话语,接着听见老人一连串的咳嗽和深重的喘息声。

老人身上还穿着一件破旧的道袍,脸色苍白,身体还不时的发抖,可以看出老人的身体不怎么可观。

“是的爷爷,小云回来了。喏,爷爷给,这是小云刚弄回来的包子”。寒云面容露出了一丝微笑,慢慢的走到床炕边,把手中的两个包子递给了老人。

老人颤巍巍的伸出了干枯的双手,在离包子只剩下一寸的距离停了下来,又慢慢的缩回了双手。

“小云,你吃饭吧,爷爷这把老骨头饿着不要紧。”老人满脸宠爱的看着寒云。

“爷爷,不,你吃,小云在回来时已经吃过了。你看我现在肚子还涨的。”寒云听到老人的话,顿时一急,慌忙的把包子递到了老人的嘴边,并且还一只手拍了拍挺起的小肚子。

看着寒云可爱的模样,老人眼框顿时湿润了起来,抬起一只枯老的左手轻轻的擦拭湿润的双眼,对于寒云老人很疼爱也很感动,那么小的孩子如此的懂事,如此的成熟。

“小云吃了没爷爷怎么会不知道呢?还是小云吃吧,小云还小,而爷爷都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命呜乎了,吃不吃都一样,省得浪费粮食。”老人摇了摇头,把包子推回了寒云那边。

“不,爷爷不吃,小云也不吃。”寒云眼睛泛红,嘴角微微厥起。

老人看到寒云眼中的坚定,和倔强的小脸,也有点无耐,但是老人心中明白自己身体的情况,当下心中一横,“怎么现在小云都不听爷爷的话了,是不是想把爷爷气死才甘心。爷爷我都是一只脚踏进了棺材的人了,还会在乎这一餐吗?你一个小孩子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怎么可以饿着呢?”老人气呼呼的把小孩大骂一顿,接着一连串的咳嗽声。

“爷爷,小云听你的就是了。”寒云听到老人的骂声,顿时色变,眼泪掉了下来。

老人伸出手摸了摸寒云的头,寒云乖乖的咬着包子,只是咬一口都是那么的艰难,轻轻的把包子拗了两半,把刚才没有咬的那一半包子放在了老人的手上。

老人鄂然的看着寒云的动作,就待要说话时,寒云刷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口中呜咽道:“爷爷,如果你不吃的话,小云就不起来,就算你骂小云,小云也不会起来。小云以前说过一定要让爷爷长命百岁的”。

听到小男孩的话老人深感无耐,心中感叹道,百岁?爷爷都已经活了几百岁的人了。知道不能改变小男孩的决定,老人终于慢慢的把手上那一半包子放在了嘴中咬了起来。

寒云看到老人吃了包子,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房屋里只剩下吃东西的声音,就没有什么声音发出。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两人终于把手中的包子吃完了。

“唉…”老人叹了一口气。本来有点高兴老人吃了东西的小男孩听到了老人的叹息声后,笑容僵在了脸上。

“爷爷怎么了?”小男孩疑问道。

“没什么,小云你先去把身上的汗洗下吧”。老人摇了摇了摇头,对着小男孩挥了挥手。

小男只得拿着毛巾,手中提着桶,回头望了望老人,便出了房屋。老人看着小男孩出了房间后,脸色瞬间变的黯淡了很多,一连串的咳嗽声响起,噗,一口血液喷出,血并不是红色而是黑色。鲜血喷出后,老人的喘息了两下,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

老人再次悲凉的叹息了一声,抬起了颤抖不停的枯老的双手,枯老的双手抚摸着多年早已没有一点知觉的双腿。英雄落幕,就是形容这一意境,想当年何等的意气风发,天之骄子,到现在只是一个残延而活的老人,什么能力都废了,身体上的经脉全部破损,内脏腐朽,神魂残破,更严重的是身体中的生机正在慢慢的流失。如果妄动一点真元的话就会立马死去。

老人的内心不断翻滚,曾经的修真高手,现在的年老废人,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不能所接受的。很疑问,修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虚无飘渺的成仙还是为了追求长生不老,可是修仙路的漫长寂寞还不如一个平凡人家的平凡生活,无限期的闭关潜修还不如像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

老人的心中感慨万千。可是对于我这个时日不多的老家伙来说,还追求天道干吗?不如安静的过着平凡的生活。修真界的阴暗,并不是普通人想象的那样美好,他们中有的是伪君子,是卫道士,有的阴险无比,冷酷无情,已经完全脱离了道,脱离了法。

老人越想心中越是伤感,但是却不能改变什么,而且也想到自己这样的状况就是因为碰到了这种修道者的背后阴手才落下的伤病,老人的心中就是一阵愤怒,一种无以伦比的愤怒。想到这,老人的双眼慢慢变红,双手紧握,一股要把他们撕碎的感觉弥漫心中,可是自己又能怎样,他们为了一颗丹药而暗算他。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